2019年12月15日 星期日
中國礦業報訂閱

我與地學哲學(上)

2019-12-2 8:49:49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朱 訓

皇家社会主场 www.vgfpej.com.cn 編者按:哲學對于很多人來說并不陌生,但是對一般人而言,似乎是玄而又玄、無比高妙的東西,這就更別提哲學的分支地學哲學了。如何去讀懂地學哲學?如何去將地學哲學運用到生產實踐中?本版將分三期向大家慢慢掀開地學哲學的神秘面紗,向您講述地學哲學的前世今生,以期讓“高大上”的地學哲學更接“地氣兒”。

結緣地學哲學

我對哲學的濃厚興趣,萌發于求知若渴的青年時代。而聚焦于找礦哲學、地學哲學的系統研究,進而提出并探索建立“階梯式發展”理論體系,則伴隨我從事地質找礦、組織領導全國地礦事業、參與國家改革發展的整個過程。

我喜愛哲學。當時還是戰爭時期、中學時代,讀到我國大哲學家艾思奇先生的《大眾哲學》。他用淺顯的事例,將哲學與生活的關系娓娓道來,把什么是哲學,什么是唯心論,什么是唯物論,什么是二元論,什么是唯物辯證法的認識告訴了我們,從而就讓我對哲學有了熱愛。

1950年,我考入中國人民大學。自覺在大學期間最重要的收獲,就是比較系統地學習了馬克思主義哲學。

1952年,黨組織派我到蘇聯學習地質找礦。同時,這也加深了我對唯物辯證法的思考,特別是從哲學方法論方面對馬克思主義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和掌握。

1957年7月從前蘇聯留學回國后,我在贛東北地質隊開始了地質找礦,特別是銅多金屬礦等的地質勘查工作。上世紀60年代初,全國掀起了學習《實踐論》、《矛盾論》的熱潮。我們響應號召,學習運用毛澤東哲學思想指導實踐。那時,我是地質工作者積極“學哲學、用哲學”隊伍中的一員。此后幾十年的地質工作生涯中,我養成了運用辯證唯物主義的基本觀點總結實踐這樣的思維習慣,始終潛心地質礦產勘查實踐中的哲學問題研究。

1960年,我發表了《江西樂平花亭錳礦的發現是就礦找礦的成功實踐》。1965年,我撰寫了《江西永平大型銅礦的發現是毛澤東哲學思想的勝利》。1966年3月,針對地質找礦工作過程如何科學地劃分階段問題,我撰寫了《關于地質工作程序若干問題的辨證分析》一文。1978年4月7日,《江西日報》發表我的《按客觀規律辦事就能前進》,用實事求是的觀點總結了江西地質找礦的成功經驗;5月,我運用毛澤東哲學思想總結了德興銅礦會戰的成功經驗,形成《德興銅礦會戰的勝利是毛澤東思想的勝利》一文;7月,我用唯物辯證法的觀點分析了地質科研與地質找礦之間的辨證關系,撰寫《加強科學研究指導找礦探礦》。1978年~1982年,我發表《論就礦找礦》等理論文章,較為全面系統地提出了“就礦找礦論”的基本觀點,也初步確立了找礦哲學概念體系的雛形。

而我與地學哲學結緣,并從此組織推動地學哲學研究使之發展成為一項事業,則肇始于20世紀80年代參加的兩次特殊會議。

第一次,是1983年6月27日至7月2日在福州召開的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地質學辯證法專業組成立大會及首屆學術年會。我應邀出席并向大會作了《關于正確處理地質找礦過程中的若干矛盾關系》的學術報告,闡述了結合礦產勘查實際運用唯物辯證法處理地質找礦過程中的若干矛盾關系,受到與會代表的好評,引起了哲學界的關注。福州會議之后不久,剛選為地質學辯證法專業組組長的張文佑院士因病去世了。1985年,專業組的骨干成員們集體醞釀,三番五次上門來想邀請我接任地質學辯證法專業組組長。當時,我是原地質礦產部部長。思考再三,接手主持地質學辯證法專業組工作。隨即策劃和組織籌備,于1988年召開了首次全國地學哲學大會。大會決定將地質學辯證法專業組,改組成為全國地學哲學委員會,報經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批準成為其二級學會組織。大會推選我出任全國地學哲學委員會理事長。這便正式拉開了有組織地開展中國地學哲學研究的帷幕。從此,我一直組織領導、協力推進著全國地學哲學事業的發展。

第二次,是在北京的一個會議?;嵋樾菹⑵詡?,時任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理事長的龔育之同志找到我。他很誠懇地邀請我參加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的工作。他說:“朱訓同志,我請你參加研究會的工作,不是因為你是地質礦產部的部長,而是因為你對這方面有研究、有興趣。” 我確實是對自然辯證法感興趣,所以當時點頭默認了這件事。就是這樣,由他提議并經過相關程序,我后來被選為第六屆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理事長,深度介入了自然辯證法領域的研究和組織工作,從而也進一步推進了地學哲學的研究事業。

從那時起,我與地學哲學的結緣是越來越深了。我在黨組織的安排下,長期擔任原地質礦產部的主要領導,領導著全國地礦行業的改革發展;與此同時又相繼出任全國地學哲學委員會第二屆至第八屆理事會理事長、第六屆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理事長。我始終注意自覺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從哲學高度對建國以來地質找礦實踐中的經驗教訓進行系統的總結,將馬克思主義哲學與礦產勘查實踐科學地結合起來。

我在長期擔任原地質礦產部領導工作過程中形成的重要精神成果之一,便是創建了找礦哲學(即礦產勘查哲學)這一新興學科。1991年上半年,我在中央黨校進修班學習時,萌發了要將找礦哲學作為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一門分支應用學科加以創立的清晰念頭,并立即著手進行系統研究。當時,一方面由于再次系統學習馬列主義哲學,為研究找礦哲學提供了理論武器和方法指南;另一方面,難得有一段時間脫產學習,使得深入思考有關找礦哲學問題、為原長春地質學院經濟研究生班學員們寫作找礦哲學概論講課提綱成為可能。后來,我編著《找礦哲學概論》一書,就是在這個提綱基礎上擴展充實形成的。這件事,得到了許多同志的鼓勵和支持。我對此抱有兩個愿望:一是想通過《找礦哲學概論》的出版發行,引導和促進廣大地質工作者更廣泛深入地學習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指導礦產勘查實踐,從而促進礦產勘查事業的發展,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做出更大的貢獻。二是希望有更多的同志參與找礦哲學研究,使找礦哲學這一新興學科得以完善與發展,從而為馬克思主義哲學這座輝煌的大廈添磚加瓦。

1992年,《找礦哲學概論》一書正式出版,從總體上揭示礦產勘查活動的普遍聯系和一般規律,及其與自然和社會的本質關系。對找礦哲學的性質、研究對象與任務,找礦哲學的實踐基礎和理論基礎, 找礦哲學的基本規律、基本原則和主要范疇,找礦哲學的聯系分析法、類比分析法、綜合分析法、矛盾分析法、反復分析法等研究方法,以及找礦哲學的研究意義和作用等,進行了系統的闡述。找礦哲學的這一思想,通過多種渠道的傳播,在廣大地質工作者的實踐中取得良好的找礦效果,也使得這個思想在地質工作者中得到廣泛的認同。

《找礦哲學概論》的問世,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肯定,也得到社科界、科技界和地學界的專家們的稱贊。在第三十屆國際地質大會上,一些外國專家獲得《找礦哲學概論》英文版或俄文版后陸續來信,對這一開創性的成果共同探討,并給予贊揚。

1992年10月31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瑞環同志,在“請地礦部的負責同志轉達一點我的意見”中寫到:我看過朱訓同志寫的《找礦哲學概論》。這本書在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指導找礦工作方面進行了有益的探索,對其他行業也有啟示作用。我希望更多的同志像朱訓同志那樣,自覺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原理指導生產和工作,從而推動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更快地發展。

1993年1月29日,時任國務委員、國家科委主任的宋健同志給首都有關各界召開的找礦哲學座談會來信指出:我看過朱訓同志寫的《找礦哲學概論》,這本書在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上進行了有益的探索,在建立哲學應用科學方面邁出了可喜的一步。如果我們各行各業的領導同志都能夠結合工作實際,進行這種探索和研究,就會大大提高辯證思維能力,從而推動改革開放、現代化建設和科技事業更快地發展。

恩格斯在光輝著作《自然辯證法》中指出:“一個民族想要站在科學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沒有理論思維。” 我提出并初創的“階梯式發展理論”,可以說是這樣一種理論思維的產物。1991年,我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對新中國成立以來的找礦實踐和地礦工作中的一些重大問題進行深入的哲學思考,撰寫了《階梯式發展是礦產勘查中認識運動的一種重要形式》;并在《自然辯證法研究》第10期發表了《從礦產勘查過程看認識運動的階梯式發展》一文。之后,我通過觀察和思考客觀世界的物質運動、人類的實踐和認識運動乃至人們的日常生活所體現出的階梯性的特點,將“階梯式發展”從找礦領域推衍到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等領域,發表了題為《階梯式發展是物質世界運動和人類認識運動的重要形式》的論文,系統地論述了階梯式發展理論,填補了地質科學和技術中哲學問題的研究空白,推動了科學技術中哲學問題的研究。隨后二十多年,我堅持研究“階梯式發展”這一哲學命題,使之逐漸成為了一個理論體系。

階梯式發展理論提出之后,引發哲學界和有關專家的高度關注與積極評論。2018年11月,《人民政協報》和“光明網”發表了原中央黨校副校長楊春貴的《階梯式發展是普遍現象》,文中明確指出:“階梯式發展”是全國政協原秘書長朱訓同志在其所著《找礦哲學概論》一書中提出的。“階梯式發展”這一提法,形象地表達了事物發展的實質,即發展不是簡單的量的增減,不是重復,而是漸進過程的“中斷”,是量變基礎上質的“飛躍”,是新事物的產生和舊事物的消亡,是不斷向新的階梯的攀登。他特別強調了“階梯式發展”是事物運動的基本形式,在認識論方法論等方面具有特殊重要意義。哲學界認為, “階梯式發展”同“波浪式前進”、“螺旋式上升”等一樣,同是發展的“階段論”和普遍現象的重要范疇??蒲岢霾⑾低巢?ldquo;階梯式發展”的概念,是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中國化表達,是推進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中國化、大眾化的新成果。

緊密結合長期的工作實踐,我對哲學的學習,特別是對找礦哲學、地學哲學、階梯式發展問題等的探索、創新和應用,由興趣漸成志趣,由創立走向發展,一路追尋發現,不斷有所收獲。我與地學哲學,可謂結緣至深。畢生縈懷在茲,持之以恒,孜孜以求,樂此不倦。直到現在,我依然執著于地學哲學的探索研究。

確立指導方針

在不斷推動地學哲學學科建設、組織建設和事業發展的整個過程中,我和大家一道,研究確立了開展地學哲學活動的指導方針。概括起來便是:“一個宗旨”、“四個堅持”。

我始終強調,開展地學哲學活動要體現“為國服務”這個根本宗旨。我提出,“為國服務”要規劃落實到具體的服務上來,形成明確的目標任務。多年來,全國地學哲學研究一直都有自己明確的目標任務,主要就是四個服務:一是為促進國土資源開發、環境?;ず妥試椿肪車男鞣⒄狗?;二是為促進精神文明建設服務;三是為促進地球科學發展服務;四是為促進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服務。

并且,我認為,地學哲學研究主要是通過自己的認識功能、協調功能與方法論功能,來完成目標任務的。

在推動地學哲學研究和發展過程中,為實現“為國服務”這一宗旨,我們提倡要有“四個堅持”:即堅持以馬克思主義哲學為指導;堅持理論聯系實際;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雙百方針”,堅持老中青三結合。

我在主持全國地學哲學委員會的幾十年間,始終以“為國服務”“四個堅持”為指導方針,圍繞國家建設大局,積極申報國家和地方的社會科學研究專題,籌募必要的研究基金,組織和支持專項調研。同時,緊密圍繞現實經濟社會發展發展中的重大問題選擇論題,組織舉辦全國或地方的地學哲學學術活動,進行廣泛深入的研討交流,轉化應用會議成果,許多成果還會通過匯編、轉化,成為社會科普文獻、大學參考資料和輔導教材。我們及時將會議紀要或重要報告,呈交給有關領導和部門參考。

多年來,在地學哲學領域大量調查研究基礎上,我提出并向中央報送了一系列重要政策建議。如“建議將節約資源確定為基本國策”“走資源節約型發展道路”“像重視三農那樣重視四礦問題”“支持資源枯竭型城市轉型與持續發展”“加強資源枯竭礦山周圍及深部找礦”,等等。這些政策建議,關聯全局、影響長遠,逐步為中央采納和社會認可,轉化為政府和部門的重大決策。

在確立了全國地學哲學工作的指導方針同時,我們有效規范學術活動,大力推進學科建設,推廣普及學術成果,不斷壯大研究力量,從而使地學哲學這一新生事物,沐浴時代的春風化雨,扎根成長,開花結果,枝繁葉茂,蔚然成林。(未完待續)□

(作者系全國政協原秘書長、原地質礦產部部長)

網站編輯:宮莉

老师转行做哪一行业最赚钱 无人赚钱方式 欢乐捕鱼人送话费版 用PPT怎么赚钱 彩83游戏 梦三国2挂脚本赚钱吗 皮皮湖南麻将安卓版 牛牛微信群可以赚钱吗 犹太人赚钱哲理 国大地产靠什么赚钱 怎么利用黄瓜视频赚钱 在线街机捕鱼 如何搭建一个转发赚钱的平台 万豪彩票首页 赚钱的方法没人愿意分享 麻将胡了游戏下载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