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4日 星期一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業界看好“煤氣掛鉤”定價模式

2019-8-28 8:49:19 作者:劉雪 瞿欣榮

皇家社会主场 www.vgfpej.com.cn 2018年,中國成為全球最大天然氣進口國,第二大LNG(液化天然氣)進口國。作為全球最大的天然氣買家,中國進口天然氣定價能否與煤價掛鉤?業界正在積極探索更加科學、適合“中國國情”的天然氣定價模式,而這一探索和突破,很可能掀起一場全球天然氣定價的“風暴”。

·現狀

LNG長協定價日趨多元

氣價與油價掛鉤是國際慣例。但是,LNG定價機制能否脫離油價?面對這個提問,殼牌全球副總裁SteveHill坦言:“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但是答案卻非常復雜。”

氣價與油價掛鉤的傳統源于歐洲。在國際市場上,LNG長協價格與國際油價掛鉤幾乎是約定俗成,但針對買家的不同需求,定價方式日趨靈活。今年4月,荷蘭皇家殼牌公司與日本東京燃氣公司簽署了一份與煤價掛鉤的LNG供應協議打破了市場慣例,創造了新的定價模式。

“油價并不是天然氣最佳的定價標尺,但現在它是一個最常用的價格。”在SteveHill看來,LNG和大部分大宗商品相比,有其獨特性,與大多數其他大宗商品相比在定價方式上存在差別。歷史上大部分LNG合約都是和油價掛鉤的,但是在買賣雙方達成LNG銷售合同的時候,根據市場條件,由油價來推演的公式會有很多種。

近年來,全球性LNG供應過剩導致市場力量對比發生變化,買方市場特征日益明顯。買方掌握了更大的主動權,長約LNG定價方式出現新變化,更多新型定價模式有望出現。

在業內人士看來,今年4月日本東京燃氣公司與殼牌簽訂的10年期LNG購買合約價格與煤價掛鉤,可以使其LNG價格與煤炭價格保持聯動,從而更好地規避天然氣發電的成本風險。當月,另一國際能源巨頭道達爾與Tellurian簽署了基于東亞LNG指數定價的協議。

專家表示,與煤價掛鉤的LNG定價方式本身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可行性。如果這一方式被廣泛認可和接受,有助于降低亞洲的LNG進口成本。天然氣市場價格比煤價高,但比原油低;氣價高,燃煤發電就會增加,氣價低,燃氣發電就會增加。天然氣雖比煤清潔,但煤比天然氣市場流動性好,在亞洲區域市場,特別是發電領域更是很多國家不可或缺的主力能源。

很顯然,近年來,隨著目的地條款的松動,LNG更加廣泛地在各地區間流動,有利于形成全球化市場,LNG貿易合同和定價方式日趨靈活多樣。

國家能源局原副局長張玉清認為,目前,現貨貿易量占全球LNG總貿易量的比重由2012年的18.7%上升到26.5%,再加上短期貿易量則超過32%。參與天然氣貿易的進出口國家數量逐漸增加。目前,參與LNG貿易進口和出口國分別為42個和20個,未來仍將有所增加。受上述因素影響,將推動買家從追求LNG合同“短小”轉向“短中長”平衡,以謀求靈活性和供應安全相統一,并將推動長期LNG協議定價方式更加多元化。

·觀點

氣價掛鉤煤價符合“中國國情”

對于我國而言,探索與煤價掛鉤的天然氣定價方式具有現實意義和戰略意義。

從能源替代趨勢來看,在“藍天保衛戰”等政策驅動下,我國各地天然氣發電、清潔取暖加快推進,天然氣市場增量很大程度上來自“煤改氣”。因此,將天然氣定價與煤價掛鉤聯動符合“中國國情”。電力規劃設計總院編著的《中國能源發展報告2018》顯示,2018年,我國天然氣消費在能源結構中占比為7.8%,同比提升0.8個百分點;煤炭消費占比為59.0%,同比下降1.4個百分點。

從戰略角度出發,氣價與油價掛鉤,對于缺油少氣的中國而言極其被動。

受地緣政治、市場投機等因素綜合影響,國際油價金融屬性強、波動劇烈;與之掛鉤的進口天然氣價格受影響較大,隨之跌宕起伏。2018年,我國原油對外依存度達71%,天然氣對外依存度達43%。隨著我國原油、天然氣進口依存度日益攀升,且國內市場定價與國際市場聯動密切,國際油氣價格劇烈波動對我國實體經濟的傳導越來越直接,影響也越來越大。在煤炭領域則不同,中國是世界第一大煤炭生產國和消費國,作為全球煤炭市場的主要參與者,中國在國際煤炭市場上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和話語權。建立與煤炭價格掛鉤的科學合理的天然氣定價體系,對保障我國能源安全有著戰略性意義。

天然氣需求大幅上升的情況不只發生在中國,另一個代表案例在大洋彼岸的美國。在美國,廉價而豐富的天然氣已將煤炭市場份額占比從2008年的50%以上大幅下降到去年的不到25%。BP最新發布的《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19)顯示,2018年,美國天然氣消費增長780億立方米,幾乎是過去6年增長的總和。超乎尋常的增長背后,一個重要的影響因素在于美國當年淘汰了約15吉瓦的煤電產能,這使得發電用天然氣增加。2018年,美國(增長780億立方米)、中國(增長430億立方米)、俄羅斯(增長230億立方米)、伊朗(增長160億立方米)四個國家貢獻了全球80%的天然氣需求增量。

從國際視野來看,用更加清潔而穩定的天然氣替代煤炭已成為必然的趨勢和選擇。BP最新發布的統計年鑒顯示,從全球范圍來看,2018年煤炭仍然是主導的發電燃料,占比38%;但天然氣成為第二大主要發電燃料,份額已達到23.2%。在北美洲,天然氣已經超過煤炭成為最主要的發電燃料,占比超過30%;不過在亞洲,煤電占比依然超過50%。

江蘇省在我國燃氣發電市場處于領跑地位,燃氣發電裝機占比超過10%。按照當地發展規劃,到2020年,江蘇省天然氣發電裝機規模將達到2000萬千瓦,而煤炭消費總量比2016年減少3200萬噸。

·出路

積極探索中國式“氣價”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總經理助理陳剛,這位在LNG業界摸爬滾打十多年的“行家”正帶領著交易中心的研發團隊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天然氣定價新模式。

按照他的研究思路,在標桿煤價基礎上,加上二氧化碳及PM2.5的減排價格以體現天然氣的清潔價值,這樣形成的天然氣定價新模式將為中國天然氣市場化定價、天然氣海外采購提供有市場意義的價格參考。

顯而易見,探索與煤價掛鉤的天然氣定價新機制必須解決兩大核心問題。首先,標桿煤價如何選擇?今年6月初,陳剛一行來到山西調研走訪。這里是中國的“煤海”,也是中國煤炭貿易、定價的重要錨地。

中國(太原)煤炭交易中心是我國規模最大的全國性煤炭現貨交易市場,自2012年開市以來,現貨交易總量超過82億噸,交易金額超過4萬億元,在中國煤炭現貨定價市場中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另外,在太原市尖草坪區濱河東路一座幽靜的森林公園里,還隱匿著中國最早的煤炭咨詢公司之一——汾渭能源。這家創建于1998年的民營企業,創辦并運營著中國煤炭資源網,其掌握的中國煤礦基本信息及產能數據庫涵蓋全國25個產煤?。ㄊ?、區)在籍的6092座煤礦數據,合計生產能力55.21億噸。

汾渭能源副總經理劉晶表示,公司旗下信息平臺中國煤炭資源網發布的CCI指數能夠指導內貿到進口、從動力煤到煉焦煤、從內地到港口、從生產到消費的主流煤炭流通環節,真實地反映了中國煤炭現貨在市場中的實際交易價格,已成為國內煤炭長協機制的有效補充。劉晶同時表示,希望與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加強信息分享和經驗交流,共同研究探討掛鉤煤炭的天然氣定價新機制。

第二,天然氣清潔價值該如何衡量評估?6月25日,上?;肪襯茉唇灰姿魯ち只員硎?,希望探索天然氣和碳減排之間的聯動關系,共同研發具有影響力的綠色能源指數。目前,上海碳市場現貨總成交量1.20億噸,總成交金額12.46億元,其中配額總成交量3500多萬噸;中國溫室氣體自愿減排量總成交量8000多萬噸,穩居全國第一。

當然,給全球最大的天然氣買家設計一套科學合理的進口天然氣定價機制,并讓國內外市場參與主體接受和認可絕非易事,也不可能在朝夕之間。SteveHill理性地說,如果要通過一段時間的發展形成一個所謂亞洲價格指數,需要滿足兩個條件。一是,要有一個具有可信度的指標來替代油價,可以讓市場依賴這種指數;二是,市場參與者要愿意去使用這樣一個價格?!?/p>

(作者單位: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

網站編輯:宮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