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4日 星期一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隔窗聽秋

2019-9-9 8:42:25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呂敏訥

皇家社会主场 www.vgfpej.com.cn 秋 分

這秋,清瘦而孤獨。

秋天有很多樂音,有雨落,有蟬鳴,有枯葉風卷,可是,秋天依舊孤獨。它獨自穿行,它獨自變瘦。

一層一層雨,飄下,秋天一次一次變瘦。

它越來越瘦。浴著一層又一層的雨。

一直瘦到了秋分。

到了秋分,秋天開始層次分明了,該飄零的飄零了,正在繁盛的似乎還是很繁盛。有許多葉子枯萎了、零落了,滿眼的衰敗,可是還有許多花盛放著、妖嬈著,滿心的歡喜。生和死就在同一片天空下,發生。生和死,就那么近,就是生命的兩種形式。

陰陽相半,一半清寒,一半暖。這樣的狀態,多好啊,不只是秋天,所有的事,都該是這樣。晝夜均而寒暑平,秋分,這度把握得最好。殘荷聽雨、蘆荻染霜、雁字成行、桂花飄香……秋分,如若是在微涼的水邊,有風拂面,撩動衣衫,將自己一分為二,一半在水中,一半在岸上。風里有秋意,陽光還有夏天的味道。寒鴉戲水,似是秋天,美人蕉獨自在岸邊璀璨,恍若早春正在進行。一袖秋風,一湖春色。好似冷暖相偎,悲喜參半,愛恨平分,相比之于人生不如意的十之八九,這不偏不倚不增不減的一半一半,該是多好啊。和另一個自己對視,身體和靈魂握手言和,自說自話,自問自答,如夢似幻。水天一色處,有暖陽一抹,有涼風一縷,有自己的影子作陪,青草青,黃葉黃,秋分該是秋天最美的意境了。

這一分為二的秋,繁茂和頹廢均等了,冷熱均勻了,內心的躁動和平靜相互制衡了,心就越來越簡單了,不再盛氣凌人,一派生機咄咄逼人的繁茂,像忽然消瘦了的人,衣帶漸寬,空靈了,輕盈了。熱鬧都散了去,不去追風,顧影,獨自曲徑徘徊。

秋天的光陰只剩下一半,一年的光陰卻所剩無幾,像所剩無幾的枝上的枯葉,像所剩無幾的三兩顆老牙,像所剩無幾的一些荒亂的發。光陰零落,肌肉和筋骨不再生長,像不再生長的一些心事,悄悄沉入水底,歸于平靜,準備安睡!

秋天終歸安靜了。

只剩下雨聲。秋高氣爽,云淡風輕,雁字成行,此番歲月靜好,只是想像里的秋,人生絕少遇到。秋天還是剩下一片雨聲,雨覆蓋了一切。秋水無塵,寂靜無言,遮蔽了喧囂,掩藏了嘆息,獨自沉靜。藏在午夜,一片啜泣,獨自悠悠長長,沒完沒了的怨與恨。夜淹沒了雨,雨包圍了夜,打在窗上,像一聲聲刺骨的疼。

窗外,有雨飄落,有風吹過,有歌聲渺茫,一片冰涼之外,獨剩下安靜。

今夜秋分,隔窗聽雨,聽著一個人的秋聲。陪秋天,度過秋分,一起孤獨,一起老去。

我知道,秋分過后,是更深的秋色!

寒 露

雨是秋天的淚,流著流著,也就干了,就只剩下,最后一滴,寒涼而清亮的露。

秋分過后,風寒露重。

露,是秋晨灑落的第一滴清淚。

滑落在野菊花的臉頰。

等到白露為霜,秋天的眼睛就干涸了,再也流不出無塵的水。寒露過后,結水成霜!

寒露到來,不得不開始整理衣柜,收藏夏裝。午后陽光明媚,有微風從窗前輕輕吹過,想起了夏季,適合裙子的美妙時節,一條裙子就是一個故事,夏天適合留下回憶。拿起一件,反復思酌,猶豫不決,像是要挽回一些舊時光,像留戀那些不回頭的青春。時光終究是挽不回了,一路行走,總會準備很多行囊,背著它,又累又重,過后才發現,有很多都是沒有用的,就像那些柜子里的衣服,有多少是必需的呢,大多是擺設罷了。

臨窗,看秋風一次一次吹落枯葉,把它們埋進泥土,埋進大地的母腹,秋風是在適時地做著清理,好似讓世間曾發生的一切,都被大地深藏,收藏一些回憶和往事,任憑你用一輩子的光陰都找不到。這就是最深的秋了。不久被厚厚的大衣包裹,像包裹一些心事,讓它密不透風。人世間經歷的種種,到頭來,還是要歸于泥土,這都是自然的事。

人生的智慧,就是懂得適時地清理,就像卸下一些包袱,刪除一些負累;就像文字,排山倒海的洪波涌流,終要回歸為靜水深流,真水無香,就是要讓純美和寧靜占據清淡而又意味深長的內心。

撐著傘,走在山間。天,灰的濃重,天上的云,慢慢附身下來,漫向山頭,成了遠山的霧,再籠下來,鋪滿整片樹林,就成了人間的煙。

霧終于還是填滿了整片樹林,鋪滿山間,把人們包裹起來了,絲絲縷縷,大地最終歸于一片清寒。

霧雨落下來,成了草葉間一粒粒露,清涼,晶瑩,一不小心就滑落了。

葉子上的露一滴滴散落,落下來的都是一場又一場的孤冷。

霧在山間纏來纏去,卻慢慢消失了。走著走著,天卻晴了,雖然冷冰冰的,還好,有些陽光。

霧越來越淡,陽光就明媚起來了,照著大地和行人??菀痘?,雁南飛。碧空無云,適合將天涯望穿。

夜晚,月亮雖冷,還是在天上。秋風,帶著露,借著夜色,偷偷地來了,像借著夜色,偷偷到來的思念。它從很遠,走到從前。今夜,借著窗玻璃的縫隙,偷偷溜進來的,還有月色,還有,隔年的燈光。

風繼續吹,臨窗聽秋,聽著秋聲入眠。枕著秋露,夢境注定被夜風吹涼。

幸好有月光,它賜我夜光杯,盛得下滿地寒露,盛得下舊時的憂傷?!?/p>

作者簡介:呂敏訥,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魯迅文學院首屆自然資源系統作家研修班學員。散文作品見于《大地文學》《歲月》《鹿鳴》《東渡》《飛天》《散文選刊》《海外文摘》等。現供職于甘肅省西和縣自然資源局。

網站編輯:宮莉